跳到主要內容

字級大小:

:::

2022-01-19 |

瀏覽人次圖示

120

【勵馨想想】男孩的性教育與情感教育

【勵馨想想】男孩的性教育與情感教育
黃義筌 12 月 27, 2021

迥異的四位男孩

阿明最近跟學妹交往了36天,對他來說,這是一段很長的時間,他總是說自己很愛學妹女友。

阿亮長期在網路上認識比他稍長的女生,他說他現在有五個同時在「曖昧」的對象,都上過床,但都不算交往、不算女朋友。

阿青沒有交往過伴侶,有喜歡的女孩,喜歡好多年了,朋友同學都知道,女孩也知道,但沒有進一步的認識或發展,只是一直持續的喜歡。

阿傑是這群男孩中年紀比較長一點的,他是一位男同志,交往過幾任男友,現在沒有對象。

在教室裡,這群經驗不同的男孩有一搭沒一搭的討論他們的感情生活。



男孩談性的彈性

男孩談感情總是離不開性,男孩談性總是離不開「射精」、「中出」。有時候是說說而已,有時候背後可能隱藏男孩的擔心、甚至是想要討論的契機。

「你真的會用保險套嗎?」阿亮一半玩笑、一半真心的問剛跟學妹交往的阿明。但可能是因為有年紀較大的阿傑也在場,或是大家都知道學妹是誰,怕大家看她的眼光有異,阿明吱吱嗚嗚的沒有說出到底會不會用。

「那你之前會用嗎?」阿傑進一步問阿明,阿明才吱吱嗚嗚地回答說「有時候有用,但大部分的時候沒有使用。」阿傑因為是男同志,所以驚訝的問他們怕不怕對方懷孕。

「我沒有做到最後啊!」阿亮驚訝的說。

「過程中可能還是會懷孕。」阿明在一旁小聲說到,彷彿這是件錯的事。

「你還不是會不戴,不戴比較爽吧?」阿亮好像被刺到痛點,反擊的對阿明說到,又提問似的看著阿明跟阿傑。

「的確沒有戴會比較爽啦…」阿傑說到。

阿亮與阿明聽到阿傑說,好奇地問到「所以你被肛的時候不會戴喔?」、「那不是會直接碰到大便」、「那不是很髒嗎?」,並露出嫌惡又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雖然一連串的問題對男同志來說有點冒犯,但也許是因為阿傑的年紀較長、又可能是已經習慣了被冒犯的對待,他只是淡淡的回了:「你們到底是怎樣想像肛交的…」,做了一些解釋後,阿傑話鋒一轉,問阿亮說:「你跟你五個女…友做,不怕懷孕喔?」


面對非預期懷孕


面對意外懷孕的問題,阿亮怒回說「如果懷孕,我絕對不會承認!」阿亮說對方也無法證明孩子是他的,他也覺得有孩子會毀了他一生。阿明震驚的看著阿亮,彷彿對於他「不負責任」的態度很驚訝,並說:「如果有了就會承認,並生下來。」

聽到這句話,阿亮也一臉震驚:「所以你會因此要養小孩嗎!?」阿明很肯定地說:「會。」阿亮更震驚的問說,「你知道養小孩要花多少錢嗎?你要工作、讀書、還要養小孩嗎?」

阿明有點被問愣了,有點不確定的回說,「如果對方這段期間就只有跟我發生關係,我是她男朋友,我覺得應該要認吧……。」

「如果是我,我絕對不會承認!」阿亮認真地強調:「如果對方只跟我發生關係,我會去找醫生,花不管5萬、10萬、20萬,我要叫醫師證明我不孕症!」「醫生哪有那麼容易開證明,而且你哪有20萬。」阿傑忍不住吐槽。

「我不管!就算沒有20萬我也會想辦法,或是花40萬!」阿亮激動的說,「如果要生下來要養,哪是20萬、40萬就可以解決的,生下來花100萬都不夠!」這時,阿明發出了一聲「喔…對耶…」似乎是被說服了。

看到這個情況,阿傑忍不住說,「你們沒有想過叫女生去拿掉嗎?」阿亮、阿明這時才想到還有這條路走,發出了如釋重負的感嘆:「對!我會先叫他去拿掉,如果他不願意才…」

「原來你們沒有想過這個選項…」阿傑意外地說到,畢竟對身為男同志的阿傑來說,懷孕是從來不用面對的問題跟選項。「不過,你們現在的年紀要去墮胎,應該會被醫院通報吧。」

「那我還是花錢叫醫生開證明好了…」阿亮默默地說。

阿青因為沒有性經驗,在這一小段對話裡,只是在旁邊傻笑,或是看向遠方,問題輪不到他,也插不上話。



不同性經驗與情感經驗的對話


這一串對話是我多年前聽過的內容改寫而成的。雖然對話有些誇張、離奇、不可思議,但我認為可以反映出青少年在面對性議題的時候不同的態度、經驗與議題。

從最沈默的阿青來看,沒有性經驗的他,在具體談論性關係或親密關係的時候,往往是沈默的,無論他對性的認知為何、知識為何,常常因為沒有經驗的關係,難以參與討論。

阿傑雖然因為年紀比較大,但因為有比較多段的關係,有比較多的經驗,對性也有比較多的認識,談性時會有比較多的彈性,即便因為男同志的身份被冒犯,也能穩定情緒並平和回應。但也正因為是男同志的緣故,在面對異性戀的性議題上,也往往是詢問的角色,提供的訊息也是以讓其他人參考為主。

阿亮對建立穩定的關係比較退縮,不想交女朋友,只發展一些曖昧的對話,雖然常常願意談性,甚至有點炫耀的成分,但對於未來也有很實際的計算,知道養小孩比生小孩要花很多時間、錢跟人生。所以雖然請醫生開不孕症的證明好像很荒謬,但卻足以說服其他人轉而支持他的做法。

阿明有固定的女友,36天看起來很短,對青少年來說卻是一段穩定又有點深刻的關係,希望能承擔一些「男生的責任」。所以他跟阿亮的考慮因素是很不一樣的,在談到懷孕的議題時,他想的可能就是他現在的女友,所以會覺得要生下來,並且預計會負擔養育責任。

這段對話因為四個人的經驗不同,雖然對話時間可能不到半小時,表面看起來也沒有細膩深刻的內容,但卻一口氣觸及了許多複雜的議題,像是保險套、非預期懷孕、墮胎、養小孩、男同志的性、肛交、性平事件通報等。



正常的性教育?

作爲青少年及性別議題助人工作者,在短時間聽到前述的對話時,一時間還真是腦容量爆炸,想講的事情總是太多,在上一個議題想說點什麼的時候,下一個議題又接踵而至,到嘴邊的話就又吞回嘴裡。但也還好沒有第一時間給予建議或指導,才能聽到後續討論中每個人不同的觀點,及青少年彼此互相影響的方式。

青少年並不是完全缺乏對性教育的知識,但每個人對於性教育的認識面向深淺不同,同時性經驗也影響他們對於性知識的看法。在性教育宣導的場合上,有些講師會真誠的分享,戴保險套並不影響性行為中的體驗;但在也曾聽過許多青少年或成人分享,戴保險套對他們在心理上或生理上帶來的不適或不便,這時,青少年往往只能在台下當聆聽者,而無法表達自己的看法,當然也就很難從講師的角度理解或認識戴保險套這件事。

其實不只是保險套,性教育中有些經典的宣導語,往往都是「立意良善」,但當青少年的經驗與宣導所建立的前提衝突時,青少年往往難以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,就限縮了討論的空間,無法真正呼應青少年想使用卻有無法解決困難的需求。

此外,對青少年談論性經驗的恐懼或抗拒,也會影響教育者對於「青少年的性」的認知,進而無法給予適合的性教育內容。相信在許多場合裡,大家多少都看過青少年在性教育講師前傻笑、嬉鬧的場景,更甚者會經歷明知青少年在「裝乖」、「賣傻」,卻仍只能忽略一切照表講演的時刻。因為可能害怕談論性經驗要面臨(被)通報、認為場合不適合、師生的權力關係不對等等理由,講師跟青少年都難以進一步去討論,要如何透過「正確性知識」、遵循「正常性價值」、發展「正規性實踐」的可能。

當然,所謂「正確」、「正常」、「正規」都是可以質疑的,會受限於講者的經驗與價值,也可能會隨著時代的發展改變。像是有些講者會因為自身的宗教信仰或價值觀,對於「婚前性行為」立場較為保守;或是隨著手機及網路的普及,網路交友的形式從交友網站轉變為手機APP,世代間對於網路交友的接受度也有差異。

從陪伴青少年面對性開始

因為年齡、經驗、認知的不同,我們很難、很難完全從每個青少年的視角來看待性這件事,但也許可以從陪伴青少年面對性這件事開始,試著轉換不同的視角來看待與發展青少年的性教育。

將自己放到與青少年更為平等的位置,看到青少年談論性經驗的考量、擔心、怯弱,也看到青少年的逞強、攻擊、自大,承認自己的局限,發展更貼近青少年、更務實的性教育,創造更多性教育的討論空間。

文章出處:小英教育基金會 想想論壇
圖片出處:攝影師Bianca,連結Pexels
回最新消息列表